我傍的、ここだけの話

吉野圭のプライベートブログです。『我傍』裏話や前世、軽めの話+占星術
 メニュー・新着

-

高樓心譚(二)

這是小說。劉琦的字,"英珠"是笔者的创造。〔日本語

高樓心譚(二)



 我並非是被酒所吸引。
 但不得不說,著實美味。
 如水一般清澄的成色,含在嘴裏,隱約果實的甘甜彌漫,接著花香在口腔中四溢開來。誠然,這樣的酒,可以稱之為神水。說道酒,想到的都是帶有黃色渾濁,散發著強烈氣味的。這樣香醇酒水的存在,我只在傳說中聽到過。
 對酒不大熟悉,因閱歷尚淺不怎麽懂得品味的我,含了一口英珠的酒,都能喝出來這是不可多得的稀奇極品。
 “味道如何?”
 英珠向酒杯中給我斟入第二杯酒時,我開始暈眩了起來。很強烈。
 “好喝,第一次嘗到這樣絕品,這酒的名字叫做什麽?”
 “這是新酒。異民族把這酒進貢給了父親,聽說是用大米釀造的,名字就不清楚了,要不就叫它醇香清酒?”
 我想那是要比叫做神水好,這水有魔力。
 英珠開心的得看著著我的臉。
 “老師,你酒量不行啊。”
 我的臉似乎早已變紅了。真是慚愧啊。如英珠所說,我是沒什麽酒量的。
 “嗯,所以適當地饒了在下吧。”
 “放心,您主公與家父聊得正興,估計到晚上也不會結束。今天就請把身上的職務忘卻,不用拘禮,好好享受一下。”英珠笑著,再次往我的杯中斟滿了酒。
 漸漸地,氣氛開始輕快了起來。英珠似乎十分樂於讓沒什麽酒量的我喝醉。
 本想拒絕,但當看到英珠的笑容時,便拒絕不了了。因為英珠這般開心的樣子,之前從未見過,
 哢,咚。
 這時,我聽到了奇怪的聲響。
 朝向音源的方向看去。
 “嗯......”
 即使是迷蒙的醉眼,我也察覺到了當前的情勢。下樓的梯子沒有了。
 為眺望整個庭院而建的高樓上,在此喝酒的我們,沒了梯子,便下不了樓了。
 也就是說,我們被困在這兒了。
 我望了望英珠的神情,他並不慌張。莫非這梯子並不是被風吹倒,而是從一開始便是英珠計劃好的事情。他預先就命人把梯子取了下去。
 中計了。
 英珠正了正姿勢,突然低下頭的他,兩頰閃過了亮光。
 “現在,天也好地也好,都聽不到您的聲音。您的聲音,只有我能聽得見。所以請您,請告訴我您的想法吧。”
 英珠哭著,拼命得抑制著肩膀的顫抖,那樣的痛苦是無法隱藏的。
 “我該怎麽辦才好。......我該死嗎......還是該被他們殺死,我該選哪個......該選哪個......”
 看著伏地哭泣的英珠,我塵封的記憶浮現了出來。
 回蕩在昏暗、高遠的屋頂上的哭聲復蘇了。
 那啜泣聲是母親的,弟弟的。
 還是我的?
 不,這是數百年來,於歷歷代代貴族門第之下被欺淩的我們,從內心深處迸發出來的痛苦。被罵為無有任何生存價值的我們,表態的微弱而全力的訴求。那時,我們與死無異。但絕沒有摧毀內心,從沒有真心想死。
 這世上沒有誰說要讓你去死,你就一定得去死的道理。
 不可以。
 英珠,不可以死。
 ......心跳聲,重了起來。
 英珠啊,你知道我此時的心情嗎。
 面對和盤托出的你,我的心跳聲越來越重,渾身都滲出了冷汗。
 因為這太可怕了。要向認真尋求的人答復,是異常的恐怖。
 此刻,你死相問。傾註靈魂來與我碰撞,對於這樣的人來說,回答必成為“全部”。
 答復的一句話,就可能決定這個人的一生。
 這麽想的話,我也應當堵上性命來回答你。
 因此,我橫了心,決定與眼前的人一同來承擔這一言之重。
 我回答道:
 “逃走,英珠。”


>>高樓心譚(三)


〔版權聲明〕
版權歸本原作者吉野圭,譯者藤田空所有。
Copyright (C) 吉野圭,藤田空 All Rights Reserved.
関連記事
My profile

Author : 吉野 圭

→プロフィール・お奨め記事

【お願い】
当ブログの記事を気に入っていただけたらシェアお願いします。要パスワード記事は引用しないでください(パスワードを貼るのも禁止です)

記事にして欲しいご質問あればこちらからどうぞ:★コンタクト

検索フォーム

Translate,翻譯

過去ログ v Co リバース

管理者 別サイト

現在位置

トップ > 小説【試し読み】 > 高樓心譚(二)

このブログはPG12です。→保護者の方へ

メモ帳

【別窓で開く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