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説【試し読み】

    高樓心譚(四)

    這是小說。劉琦的字,"英珠"是笔者的创造。〔日本語

    高樓心譚(四)



     在那之後,我便沒有再去劉府了。
     因為在府中,如果被人看到英珠與我相會時親密的神情,我倆的關系被他家人所察覺就危險了。要是與我求教的事情暴露,英珠將性命堪憂,拖累主公的話,我真的擔當不起。
     當我把不去劉府的理由,包括事情的原委,老老實實地告訴主公時,
     “你啊,心軟也要有個度”“
     他皺著眉頭,接著說道
     “可是,也做不到不管英珠吧,這才像你,所以我喜歡。”
     直接一笑了之。
     他就是這樣的人。
     若跟隨的是旁人,我這番作為可能已引得震怒,被斬殺了。家臣若是做出危及主公性命周全這樣的事,就算不被斬殺,也當是要被逐出門去的。我所做的事是如此無分寸、愚蠢,不辨立場的行為。
     但主公卻說 “這樣的你,我才喜歡”的話。
     這不單單只是溫情,而是諒解英珠的冒死求教和我也堵上一切的氣概。相反,要是那時我拒絕了英珠的話,他必定會為此生怒。他就是那樣的人。
     雖然與英珠沒有再見面,但他的密使屢屢帶著信件來訪。
     “即刻,我就想帶上行李離開。”
     英珠來信之時,離我們二人對酌之日起,還不滿一個月。
     我拼命得阻止他。附上把信看完立馬燒毀的註釋,火速給他回信過去。
     “我理解你立即想逃離的心情,但是忍住。你想,在這個時機只身逃離能保得住性命嗎,再等等,時機一定會到。”
     我不知道那個機會是否真的會來臨。我懷著沈重的心情把信寄了出去。
     唯有提筆告知“忍住”的辛酸,非筆墨和言詞所能形容。
     想象在一個連自己都無法忍受的環境置身其中的心情時,我的心不由得一緊,難受起來。即便如此,除了告訴他“忍住”,我別無選擇。沒有救援之力,也想不出具體脫身之法的我,只能從遠處客觀地眺望。
     對自己的無力感到痛苦的同時擠出的話,英珠聽從了。
     我說忍耐他便忍耐了。
     他是少有的坦率之人,並且還是個擁有值得令人嘆服的精神力之人。正因如此,才能夠正當的逃了出來吧。
     次年伊始。
     聽說了英珠逃出的消息,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因為太令人高興了,導致有那麽一瞬間,我都沒能相信。
     但消息的的確確是真的。主公也派人確認了,確有其事。
     並且,雖說是“逃出”,並不是只身一人無理出奔,而是有著正當理由,獲得各方幫助,離的府。
     英珠隱忍留在府裏的時候,江夏太守的職位正有空缺。不失時機,英珠自高奮勇請求擔任江夏太守之職。就這樣,英珠便堂堂正正地帶領著軍隊,離開了家。
     當然,周圍的那些人是知道英珠是“逃出”的。
     多者是在背後稱他窩囊廢。
     但這一次,英珠光明正大,合情合理地實現獨立已成事實,誰也拿不了這事挑刺。
     除了出色,我無話可說。
     我歡喜落淚,感謝上天賜予的良機。感謝給予他幫助的各方人士。感謝比誰都有毅力、無數次隱忍,最後把握住了自己未來的英珠!
     “最近,沒有英珠的聯系嗎?”
     逃出之後,英珠與我的聯系便中斷了。主公不滿的說道:
     “他對你連道謝都沒有嗎,要是沒有你,他也不會有現在的前途。真是忘恩負義的家夥。”
     “忘恩負義嗎?”
     哪怕是主公,我也無法置若罔聞。
     “所謂感恩,並不是形式上的報答,也不需要特意聯系。沒有消息便是說明平安無事。他無事便是對我的報答。”
     你這家夥啊,你這家夥啊,主公搖著頭,嘟囔著。
     “大好人一個,這種時候,大家都會想要收到作為謝意東西,哪怕一盤美食。這才是人之常情。”
     “美食。”
     說到這個我想起來了。
     “提到美食,英珠之前招待我上等的美酒,確確實實是絕佳的好酒。那清澈的成色與醇厚的氣味,忘都忘不了。有這回憶,就已經足夠了。”
     主公聽我的回答,吐出了一句“笨蛋”,別開了臉。我不明白為何主公感到不滿,忍不住笑了出來。

    >>高樓心譚(五)


    〔版權聲明〕
    版權歸本原作者吉野圭,譯者藤田空所有。
    Copyright (C) 吉野圭,藤田空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関連記事

    2015年~カウント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