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説【試し読み】

    高樓心譚(六)

    這是小說。劉琦的字,"英珠"是笔者的创造。〔日本語

    高樓心譚(六)



     “英珠,你死了。”
     赤壁戰過後的某一日,我對平躺的青年人說道。
     “你的葬禮已經辦好了...作為劉琦的人生結束了。所以放心吧,不會再有讓你心煩的事了。”
     青年睡覺的臉頰雖然蒼白得沒血色,但很安詳。
     緊閉的眼瞼上落著睫毛濃重的陰影。
     突然,那陰影晃了晃。
     一雙明亮眼睛從微微睜開的眼瞼縫隙中註視著我。
     “真的嗎......?”
     聲音尚還微弱,但他眼睛卻迸發出了強勁的光芒。
     “嗯,是真的。外面已經發布了你病亡的訃告,你那般舍身的行動並未被民眾知曉。”
     “我活著的事也就沒人知道啦?”
     呼的笑了一聲的英珠,臉頰還是蒼白。
     “是的,除了我、這裏的大夫,以及主公以外,沒人知道。”
     說完,我的思緒翻飛回到了那時,坐倒在血泊中的我,以為失去了這位友人。
     那場戰爭勝利之後。
     英珠繼任了荊州牧的位置,成為了荊州的王。
     但當地的民眾強烈請求,在這次的勝仗中作為英雄,名聲高漲的劉備來就任牧的職位。
     原以為渡過了內宅爭鬥,之後的日子能順遂一些,結果卻又卷入到了新的風波中。
     被逼入困境的英珠對於自己的立場極其疲憊。

     知從何時起,英珠的心中萌生了一個期盼,叫做“自由”。想來,英珠從孩提起就被他的立場所擺布。這樣的英珠,內心深處所期望的並不是“王”的位置,不是名譽,不是領土。而是作為一個人,以自己的意誌生活,難以實現的自由的人生。
     那時,宣布讓位給主公是他對命運最後的挑戰。
     “要是你不接受的話,我便命絕於此。”
     說著,架起刀在脖子上的英珠,早已下定決心了。
     他期盼自由,若是不得自由眷顧,那便自己爭取,直到得到為之犧牲性命....(※以上、是【我站在旁邊】第六章的設定)
     那時,以為英珠自刃了。
     我呆呆地看著從屋內被擡出來的英珠,以為他已魂飛九霄。
     顧不得難受,著手在籌備友人的葬禮的時候,從大夫那得知“英珠還活著”。
     萬幸刀口偏離了要害。
     大夫說雖然流了大量的血,但因為年輕,體力奇跡般得恢復。
     但我覺得這是因為英珠他有著求生的意誌。哪裏有比他的“期盼”,渴望自由未來的內心更能讓他的生命維系人間呢。
     “對不起,真的抱歉......英珠。”
     執起良久才醒來的友人的手時,因為虛弱回握的手冰冷得讓我驚訝,忍不住向他道歉。他迷迷糊糊地看著幾番致歉的我,喉中笑出了聲。
     “嗯,真的是,過分啊,連你也覺得我死了。”
     抱歉。
     英珠直直看向了又是哭著又笑著的我。
     “我怎麽可能一死了之呢,好不容易得到的未來,你支持我得到的人生,不可能這樣放手。”
     “對...對啊,你是個勇敢的人,可以掌控自己未來的人,這樣的人怎麽可能那麽輕易就死了呢。”
     我緊閉了眼睛,在嘴裏輕聲念叨著 ,感謝你活下來。
     “劉琦已經死了。”
     宣布後我睜開了眼睛,告訴以執著的眼神望向我的英珠。
      “全都整頓好了,宣稱你病亡的消息,百姓們都信了。葬禮辦完,劉琦英珠的人生就此結束了,接下來...”
     早已做好準備的英珠,眼睛催促似的閃亮。
      “新的姓名,新的人生都在等著你。”
     我給予了英珠諸葛之姓氏。
     和登於皇譜上的英珠原本姓氏相比,“諸葛”是十分下等的姓氏。予上位者“冠以”下等的姓,是極其無理的,但用這個姓氏找處棲身之所是沒有問題,因此也就只能這樣了。
     正好領土內我有閑置的空房。
     那是我曾經在村裏住過的房子。如今弟弟的均走後,沒有人住也就荒著了。
     著實有些不好意思房子的破舊,但若我對鄉裏的人們說是我的另一個弟弟要住在這空房,他們應該也是會十分歡迎這個“弟弟”的。
     如此他以諸葛的身份,隱於鄉裏的話,眼下他便可以不用憂心任何事情了,那兒可以遠離危險,食物也充足。還有友善和睦的人們。
     今後積攢經歷能獨自生活了,換個地方生活,更名改姓都是他的自由。那時候的他,已達到我遠不能達到的未來了。
     分別那日,無需多言。
     出城時,他回過頭,明亮的眼睛笑得瞇成了一條縫。就這樣他笑著,繼而低下頭面向前方,朝著他嶄新的人生道路出發了。
     從出生起身邊便無隨從,只以一己自由之身前行的背影是那麽地堅挺、剛毅、頑強。
     我和主公二人悄然在城門的瞭望臺上目送他啟程。望著他的背影,我乍想道。
     “此經一別,怕是再也遇不上了。”
     我異常確信。但想見面,倘若付諸努力的話,還是有可能見到的,這些都是可能的,但我們清楚彼此都不會這麽做。因為看到了他堅實的背影,便知道沒有那個必要。這代表了此生的訣別。
     “不流淚嗎?”
     突然,一陣含笑聲打破了我的思緒,側臉而去,是主公的笑容。
     “沒流淚。”
     “哦?對於你來說少見啊,今後有可能再也見不到你那朋友了。”
     “我明白。”
     主公笑了笑,接著他說道:
     “不要勉強了。當初以為那家夥死了,都一臉暗淡的樣子。如果想哭就哭,給你借肩膀。”
     “多謝主公的好意,但不必了。”
     “是嗎?那可惜了,我這麽誠懇待人可難得的,沒有下次了。”
     到底是誰讓我一陣膽戰。雖然對這事的罪魁禍首的油嘴感到不滿,但我發現他的聲音綻開,忍不住笑了。
     主公在開心的。
     站在個人立場,主公無法違背自己的信念,因而無法應允英珠的讓位,但作為一個人而言,他不是不希望年輕人有個幸福未來的人。其實,主公他比任何人都為英珠的不幸身世而感到心痛,默默擔心。
     因此,他照著我的請求給予了英珠新的名字,事先把新的住所打理妥當。若是沒有成為這片土地的最高權力者的他的幫助,不可能瞞著全民眾可以把如此秘密的計劃推進下去。
     劉備他就是這樣的人,生而仁慈,善良溫暖。
     “可遺憾的是,再也吃不到英珠送來的美食了。”
     ......還有這本能的食欲。
     主公小聲得說著的俗言俗語讓我感到尷尬無力。
     “您還說啊?沒有辦法的事了,請忍著吧。”
     “忍了就可惜了,真舍不得那味道。”
     那之後,英珠的酒主公也喝上了。入手的途徑唯有英珠知道,所以英珠離開了,也與那酒永別了。
     “要是實在忍不了的話就在心裏回想那個味道吧,有個懷念不是挺好嗎。”
     說著,主公目不轉睛的看著我,問道:“那樣你可以滿足?”我小聲得笑了。
     “嗯,可以的,因為離別才是未來。”
     經歷離別,才可以迎來未來。
     這次的離別是獲得未來的證明。
     他向新的人生邁進了,因此絕不會想著過往的事,猶豫不前。不應該沈浸於過去的回憶裏。
     過去的人,比如我,忘了也好。
     要是幸福得都忘卻,那說明我在他的過去裏多多少少還是有些價值吧。
     若是在將來再次相逢,想帶著那份回憶與你一同歡笑。那份一如所期的人生的回憶。
     向前邁進的青年的背影消失在地平線的另一端了。
     沐浴著夕陽的大地熠熠生輝,的確是他獲得以自由為名的未來。

    【平話】異聞
    諸葛亮的弟弟除了諸葛均以外還有一人,名為英。
    他住在亮的故裏,娶了妻,並育有九子,家道十分興旺。
    英一生都過著健康富裕、被家人包圍著的幸福生活。

    <結束>

    〔版權聲明〕
    版權歸本原作者吉野圭,譯者藤田空所有。
    Copyright (C) 吉野圭,藤田空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関連記事

    2015年~カウント: